【人民網】“以蟲治蟲”推動綠色大灣區建設
2019-08-02 11:15  作者:人民網2019-08-02  作者:人民網

       在傳統農業生產中,為滅殺害蟲,農民多采用噴灑農藥的方式,但大量無序使用化學農藥,又會導致農藥殘留超標,破壞生態環境。2015年2月,農業部印發《到2020年農藥使用量零增長行動方案》,提出力爭到2020年中國農業使用總量實現零增長的目標。

  目前,我國農藥的施用量控制住了嗎?農業生態環境是否有所改善?如何建立能夠調控害蟲種群水平的農業生態系統?

  7月18日,廣東省政協委員、華南農業大學園藝學院教授吳振先,廣東省生物資源應用研究所研究員韓詩疇,廣東省農科院植物保護研究所研究員、國家荔枝龍眼產業技術體系崗位專家李敦松做客人民網《界別圓桌匯》節目時建議,應減少化學防治,通過“以蟲治蟲”等生物防治措施,構建良好農業生態環境,進而推動綠色大灣區的建設。

  病蟲害防治現狀:化學防治為主

  目前,我國各地的農作物病蟲害發生情況如何?韓詩疇拿出一組數據:2018年,我國主要農作物病蟲害發生面積約為2.98億公頃,比2017年減少8.3%,但預計2019年可能會略高于2018年。

  “隨著氣候的變化,天氣越來越熱,病蟲繁殖也會越來越多。”吳振先介紹,如今病蟲害的防治形勢比以前更加嚴峻。如何控制病蟲害,成為目前農業生產的重要課題。

  吳振先說,我國目前農業生產的病蟲害防控,主要還是以化學防控為主。“在化學防控的同時,近年來研究部門在生物防治病蟲害方面也有了一定的進展。”他透露,2018年廣東省的農藥用量為5.6萬噸,比2017年減少了3.45%。

  目前,我國將病蟲害綜合防控技術結合農業生產技術,通過實時監測、遠程診斷、精準高效藥械、綜合醫院等種種形式,在控制農藥的使用量上發揮了一定的作用。

  “早在上世紀70年代,我國就提出了‘預防為主,綜合防治’的方針。”李敦松介紹,這兩年,在政府的主導和支持下,我國正加大力度推進病蟲害的綜合防治,包括栽培抗病品種、采取物理防治、生物防治,培育天敵“以蟲治蟲”等等。

  韓詩疇介紹,現在國家正倡導提高農藥的利用率,強調“精準施藥”。以前,大部分農田都是采用噴霧器施藥,比較粗放,現在已發展到無人機精準施藥,農藥的利用率明顯提高。另外,在施藥上,還削減高頻用藥,使用高效低毒的農藥。“這對生物防治來說是一個機遇,也是一個挑戰。”韓詩疇說。

  李敦松認為,討論生物防治,并不是全盤否定化學農藥的使用。“在未來一段時間,甚至更長的時間,我們是離不開化學農藥的。但是如何去科學地使用農藥,把農藥用到點子上,用到刀刃上,這是需要我們去探索的。”李敦松表示。

  “以蟲治蟲”生物防治:廣東起步較早

  近日,在廣東江門臺山生態園,當地人以“胡蜂除蟲”的方式對茶尺蠖等蟲害進行防治,使原本的“殺人蜂”成為了農業“守護神”。

  這樣的場面在廣東并不少見。“說到‘以蟲治蟲’,我們可以很自豪地說,廣東省是全國的‘老師’。”李敦松表示。

  李敦松說,早在20世紀50年代,廣東省就開展“以蟲治蟲”的生物防治研究。廣東順德在1958年就建立全國第一個生物防治站。在20世紀70至80年代,北方多個省份來廣東學習。“現在廣西應用赤眼蜂防治甘蔗螟蟲,就是我們廣東的技術。”

      “利用平腹小蜂防治荔枝蝽蟓,在廣東也越來越常見。”李敦松介紹,荔枝開花的時候正好開春,此時也是荔枝蝽蟓多發的時候,如果要用農藥,那就會殺死正在授粉的蜜蜂,平腹小蜂“以蟲治蟲”對荔枝生產十分有利。

  “‘以蟲治蟲’的措施,和我們現在生態環境保護的理念是相輔相成的。”韓詩疇說,“以蟲治蟲”的原理,就是以有益的昆蟲或者病菌控制害蟲。這樣可以減少使用化學農藥,并保護其他的益蟲。

  跟農藥相比,“以蟲治蟲”有著它自己的優勢。“農藥打了一次以后,大概七天或十天,就要打第二次。如果讓害蟲的天敵昆蟲建立自然種群后,可做到長期控制害蟲。”韓詩疇介紹,“以蟲治蟲”還能避免農藥對人、大氣、水、土壤的污染。

  吳振先指出,通過“以蟲治蟲”逐步糾正長期依賴農藥的情況,對大灣區的生態環境建設,具有重要意義。

  吳振先介紹,化學農藥的大量使用,會打破自然界長期形成的生物平衡。農藥不但短時間內殺死害蟲,還把害蟲的天敵消滅掉。相比之下,“以蟲治蟲”對保護生態有重要作用。

  推廣生物防治技術:普及理念是關鍵

  “以蟲治蟲”生物防治的好處這么多,在廣東省內應如何推廣、如何實施?

  吳振先介紹,廣東省在生物防治方面基礎很好,有很大的實施空間。“廣東有許多成功的案例,還有多個研究機構,例如廣東省農科院植保所、華南農業大學、中山大學等,以及一批研究隊伍在從事生物防治和害蟲天敵的研究,具有良好的人才儲備。”

  吳振先認為,要進一步推廣以生物防治為代表的綠色防控,在科研上推進害蟲天敵工廠化繁殖技術和田間應用技術的研發。同時,害蟲天敵的生產跟普通農藥不同,需要通過長期的培育才能夠發揮作用,需要政府來進一步引導和扶持。因此,政府要吸引一些有實力的企業來投資害蟲天敵產業。

  此外,他建議政府給予農民一定的補貼,以推廣生物防治技術,并建立生物防治示范基地,傳達生物防治“以蟲治蟲”理念。

  李敦松對此表示贊同。他認為,加大相關知識的科普力度十分重要。目前,很多人并不完全理解生物防治,技術知識有待普及。他建議,組建服務隊伍在田間進行統防統治。

  韓詩疇則指出,政府倡導在生物防治的推廣中不可或缺。韓詩疇建議,對于幾個研究生物防治的單位,其人才隊伍和實驗條件需要政府穩定的支持,例如建立一些資源昆蟲繁殖中心,或建立重點實驗室,以培養更優質的人才隊伍。

  “對于從事生物防治這方面工作的企業,政府應給予一定的稅收優惠。”韓詩疇說,政府在農業產業園建設中,應體現生物防治的要求,鼓勵科研院所、企業跟產業園結合,具體落實“以蟲治蟲”措施,以點帶面,把“以蟲治蟲”向全省推廣。

  “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,離不開生態環境的保護。要實現全面小康,就要做有機食品、綠色食品、安全食品。這其中,‘以蟲治蟲’的防治方法,將發揮巨大作用。 ”韓詩疇表示。

首頁
回到頂部
大发11选5-首页